快赢彩票平台|快赢彩票官网_Welcome:盘点李白的朋友圈原来知己只有这么两个人

快赢彩票平台|快赢彩票官网_Welcome

  有人把李白的人脉圈给整理出来,当然只是整理比较有名的人物吧?有些人可能注定只是李白的人生过客吧?

  开元二十七年(739年)秋,边塞诗人王昌龄于巴陵遇到大诗人李白,一个仕途不得志,一个被贬谪岭南又遇赦北还,时王昌龄又失去好友孟浩然。在巴陵同李白相遇,一个是忧国忧民经历过战火的考验的老将,一个是放荡不羁豪迈奔放却又不得志的,于是乎二人相谈甚欢,遂成知己。

  李白在长安结识了贺知章。李白去紫极宫,在那里遇见了贺知章,立刻上前拜见,并呈上袖中的诗本。贺知章颇为欣赏《蜀道难》和《乌栖曲》。李白瑰丽的诗歌和潇洒出尘的风采令贺知章惊异万分,竟说:“公非人世之人,可不是太白星精耶?”贺知章称他为谪仙人,并给唐玄宗引荐了李白。

  贺知章是当年文坛扛把子的人物,人格健全,贺知章在长安自号四明狂客,人称诗狂,丝毫不逊于天子呼来不上船的晚辈李白。但是他的“狂“却是收放自如,有张有弛,非愚蠢的”狂“。是具有人生大智慧的人。

  贺知章或许是大唐最好命的一位诗人,虽自称“狂客”,但他张弛有度,不似李白得罪权贵;虽身居高位,却谨言慎行,伴君两侧几十载,竟无半点差错,而更重要的是,贺知章高寿八十六,在整个唐朝,恐怕也很难找到几个比他更长寿的诗人。但是李白却没有从其身上学到什么叫真正的”狂“,他只以为”狂“就是谁不放眼中,实际不然。贺知章的狂,是不拘小节,纵情不羁的豪迈。贺知章的狂,是为官多年,恪尽职守的尺度。贺知章的狂,是玄宗赐诗,百官送行的敬重。贺知章就是典型的健全人格,智商情商俱佳,心理健康,教养修养双优,故被时人评为:雍容省闼,高逸豁达。试问,这样的贺知章,一生又怎会不顺畅?李白却是虽有知己贺知章却未学到其精要啊。三、朋友

  开元十四年(726年)夏秋间,孟浩然或者在扬州或者在湖北一带结识了李白,李白总扬州挥霍30余万金,此时正手头拮据之时期。开元十六年(728年),李白二十八岁。早春,出游江夏(今湖北省武汉市),与孟浩然相会于斯,后二人又重逢结下深厚友谊。孟浩然比李白年长11岁,李白对他十分孺慕。

  两人当时确实是不对等,当时李白只是小有名气,而孟浩然则已名满天下。李白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去拜访仰慕已久的孟浩然,孟浩然没有摆出心高气傲的大家样子,而是对李白推崇有加。受宠若惊的李白激动地写下了“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来代表自己的崇拜之心。孟浩然只是和蔼的一笑,意味深长地看了看眼前这位“神/气高朗,轩轩然若霞举”的后生。后又为孟浩然写下《送孟浩然之广陵》。

  02、杜甫:相见恨晚。李白相遇杜甫时,时杜甫正在过着”“裘马轻狂”的“快意”生活。在洛阳遇到李白。年轻的杜甫也是如李白一样侠义之主,好游历,也有放荡不羁的一面。对于李白自然也是崇拜,当时李白已经名声在外,李白正背着唐玄宗给的千金,抱着老子不干了,老子带钱去玩的心态,唐代两位伟大的诗人就这样相遇了。当时杜甫崭露头角,对于李白自然如同李白对孟浩然一样了。比较巧合的是李白小孟浩然11岁,杜甫比小白小11岁。

  李白并没有以自己的才名在杜甫面前倨傲。两人以平等的身份,建立了深厚的友情。他们还在这里遇到了诗人高适,高适此时也还没有禄位。然而,三人各有大志,理想相同。三人畅游甚欢,评文论诗,纵谈天下大势,都为国家的隐患而担忧。这时的李杜都值壮年,此次两人在创作上的切磋对他们今后产生了积极影响。两人相谈甚欢,估计在李白看来,杜甫这小子很像我当年啊?于是两人相约同游梁、宋(今河南开封、商丘一带)。会见了诗人高适,这是第三次漫游。之后,杜甫又到齐州(今山东济南)。天宝四载(745年),他在齐鲁又与李白相见,在饮酒赋诗之外,又讨论了炼丹求仙,而且共同访问了兖州城北的隐士范野人。两人还互赠了诗篇。杜赠李的诗说:“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李赠杜的诗说:“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两人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见面。03、元丹丘:道友

  727年(开元元十五年)偶遇元丹丘,从此开始了长达22年的交往和友谊。开元十五年,李白从襄阳向东南继续前进,抵达安陆,在这里遇见好友元丹丘。元丹丘邀请李白一同谒见马正会。马公非常欣赏李白的才华,有意提携。但当地李长史却因此对李白心生嫉妒。而祖居安陆的许梓芝员外相中李白,许是唐太宗时名臣许绍之后。李白入赘许门,定居安陆寿山。元丹丘也许是李白贵人,多次一同饮酒。最重要李白终身信奉道家,元丹丘则是道家高人之一,更是隐居于道观,交游也非常广泛,他们之间更是处于道友交流上面。

  李白非常尊重元丹丘,称他为不死的仙人,在李白的多首诗歌中都有元丹丘此人,《题元丹丘颖阳山居》《寻高凤石门山中元丹丘》等十几首,他们交往几十年,可见元丹丘对李白影响之大,李白对元丹丘的尊重。04、苏颋:推举之恩

  李白在19-20岁游历四川,拜谒苏颋开元八年,李白先后到达成都、锦城、峨眉山,均有诗作传世,如《登锦城散花楼》、《春感》、《白头吟》、《登峨眉山》。在成都时,李白谒见苏颋,苏颋大赞李白之才华。《大猎赋》初稿疑作于此年。

  苏颋更是将李白和其老师赵蕤并称为“蜀中二杰”,奠定了其在蜀中的地位和名气。05、崔涣 相交相识不详,但对李白有施救之恩

  崔涣(707年——769年),博陵安平(今河北安平)人,唐朝宰相,博陵郡王崔玄暐之孙,礼部侍郎崔璩之子。

  李白同崔涣相交往过程不详,但是李白因为仕途不顺为了再拼一把加入永王李璘幕府,但并没有进入核心决策层。后受永王李璘牵连被下狱。除了其妻宗氏家族四处求援施救。李白求援的重点人物之一是宰相崔涣。在他的求救诗中,一方面希望对方能够有惜才之心,一方面坚决不认错。在《系浔阳上崔相涣三首》中李白大声质问:“毛遂不堕井,曾参宁杀人?”在《上崔相百忧章》中李白则主打苦情牌,在形容自己因随从永王获罪的无辜时说“火焚昆山,玉石相磓”,而在诉说自己的悲愤时他说“举酒太息,泣血盈杯”,虽然是狱中求救的文章,词句间却依然具有李白式的夸张,丝毫不失气魄。崔涣最后被李白所打动,以江淮宣慰大使的身份为李白各处疏通,终于使得李白重获自由。

  李白被永王案下狱时奔走疏通的是御史中丞宋若思。宋若思的父亲是李白的老友宋之悌,李白曾写有《江夏别宋之悌》一诗。宋若思对于李白的营救以及之后的诸多照顾大概与这一层通家之好的关系密不可分。宋若思在李白出狱后又让他加入自己的幕府,多次设宴款待李白,照顾他的生活起居,李白也为宋若思草拟了不少公文表章,并希图重新在政治上有所作为。

  据说郭子仪与李白于玄宗时期在太原相识,李白已有盛名,郭当时还是中下级军官,恰逢郭因事犯法,李白为其脱罪。如今势易形移,郭子仪以朝廷肱骨之身份营救李白,成效自然明显。

  乾元元年(758),被贬潘州南巴尉,在流放的路上刘长卿遇到了从白帝城遇赦归来的李白。刘长卿写了一首诗赠给李白:

  《将赴南巴至馀干别李十二》江上花催问礼人,鄱阳莺报越乡春。谁怜此别悲欢异,万里青山送逐臣。李白啊,酒喝得差不多了吧?你夫人在江上大声叫你上船了呢,看她急得,哈哈。

  她给你带来了鄱阳湖的春色,久别胜新婚哈哈。唉,我们在此地握手分别,可是各自喜欢各自愁!

  只有着江边的万里青山送我去贬谪地,你却由花一样的夫人陪着回鄱阳湖的家去了。

  刘长卿和李白,一个是遇赦,一个正遭贬,一欢一悲,心境也就自然不同。两个唐朝诗坛上的顶尖人物,在这种境遇中谋面,让人倍感凄苦。

  李白是结识杜甫时同时也同高适相识,他们三个总结伴相游,相谈甚欢。但是李白受永王李璘下狱时,却没有施援,或者没有记载。但是当时平叛的主帅是高适,也许高适自己不便于出身,是否给李白提供传递书信求援的便利条件?很难说清楚,否则李白是因参叛下狱,怎么能随意传递书信给他人?也许是高适身不由已,或者明哲保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有可能高适曾劝李白不要同永王走得太近。

  据传张旭,在每次写字之前,一定要喝酒,而且一定要喝醉,每次喝的大醉后,一定要先手舞足蹈做一番热身后,才会兴致勃勃地提起笔来写字。

快赢彩票平台|快赢彩票官网_Welcome